網站首頁

首頁 > 八面來風 > 國內資訊 > 正文

畢福劍:《星光大道》的選手為何讓人著迷?

2011-09-28 16:15:27 來源:中國音樂教育網 作者:畢福劍閱讀次數:

畢福劍:《星光大道》的選手為何讓人著迷?
 
新聞來源: 中國網   發布日期:2011-09-28

  2010年央視《星光大道》總決賽獲得前三名的是:冠軍,劉大成,來自山東濟寧的農民;亞軍,旭日陽剛組合,一位是來自河南的農民王旭,另一位是來自黑龍江的農民劉剛;并列第三名是北京舞蹈學院音樂劇專業的四年級女生蘇丹,來自吉林現在北京做保安的石頭。他們中只有蘇丹受過專業訓練,其他的都是業余歌手。

  《星光大道》2010年整體的選手構成也是以業余選手為主,然而他們的演唱水準并不業余,他們的歌聲讓那些專業評委也齊聲喝彩。更讓評委和觀眾高興的是,這些選手個個都有著鮮明的藝術個性。劉大成的意大利歌劇唱得有滋有味,歌聲高亢渾厚,高音通透嘹亮,長得卻是洛桑二世的模樣,很有喜感。他的口技也是一流,能模仿各種生活中的音響,更難得的是,他能以生活用具為材料,自制樂器,針管、樹葉、蛋殼等等,都能吹出美妙的音符,河南豫劇、嘉祥嗩吶等民間藝術,廣泛涉獵,兼收并蓄。

  現在已經走紅的旭日陽剛,2010年10月他們第一次登上央視舞臺,就是在《星光大道》,并且過關斬將獲得周冠軍以及月冠軍。二人演繹的《春天里》,極具生活的滄桑感,打動了無數觀眾的心,許多人都是含著熱淚看他們的演唱。在總決賽的最后時刻,評委閻肅老師說:“我已經是第四次聽你們唱《春天里》了,仍然感覺到非常震撼,汪峰的這首《春天里》,就是給你們兩人寫的!”音樂是用來欣賞的,是給大眾欣賞的,大眾在乎的并不是你演唱得如何準確如何有藝術感,而是要讓大家有共鳴,讓大家從心里喜歡。這幾年中國的農民工生活引發大家的關注,或者說每一個在生活中苦苦掙扎的人,在心底都有一種“漂泊的農民工”情結。北京的百萬北漂大軍,不就是旭日陽剛一樣的打工者么?“如果有一天,我老無所依,請把我留在,在那時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離去,請把我埋在這春天里。”這不正是為了美好生活努力拼搏、卻又感嘆歲月蹉跎命運無情的那些人的心理寫照么!表達這種令人落淚令人傷心到絕望的情感,并不需要音樂修養有多高,需要的是有同樣的生活經歷,而這份經歷能讓大眾一眼就看出,旭日陽剛,就是這樣的歌手。

  回頭來看電視臺令人眼花繚亂的各種晚會,太多的抒情歌曲,卻很難打動觀眾。好的音樂作品,需要的是一種個性表達,一種能穿透歌聲表面直達人們心里的震撼力。

  青年歌唱家劉和剛跟我講過一件事,“晚上在家里,忽然聽到電視里傳出一陣歌聲,感覺是自己的歌聲,忙過去看,卻是一位不認識的年輕男歌手在唱歌。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發現有好幾位年輕歌手唱得‘比劉和剛還劉和剛’。”

  一位歌唱家還跟我說過如今的音樂教育問題,“高校的音樂教學模式化嚴重,阻礙個性發展,只是一味模仿,于是一批批的小宋祖英小閻維文生產出來了。想當年,一個郭蘭英,讓多少人震撼,‘南泥灣’,‘一條大河波浪寬’,多有個性的嗓音,如今我估計,郭蘭英如果考音樂學院,都考不上。”

  為何有那么多人來報名參加《星光大道》?因為音樂學院的門檻太高,絕大多數人進不去,很多有音樂天賦的人被拒之門外,而《星光大道》可以給有個性的音樂愛好者提供展示的舞臺,這是《星光大道》受歡迎的一個原因吧。

  上世紀90年代中期,小提琴演奏家帕爾曼來中央音樂學院訪問,學院派了一位年輕的女學生在帕爾曼面前表演,接受指導,女學生演奏了一首帕格尼尼的難度很大的樂曲。演奏之后,帕爾曼說:“孩子,你拉得很快很準確,可是,音樂是用來欣賞的,要打動人的,每一個曲子都有它自己的個性,自己的靈魂,你來聽聽我的演奏。”樂聲響起,帕爾曼的琴聲高亢振奮,令人嘆服。

  這是北京音樂臺的一期節目,這期節目讓很多音樂人重新認識了音樂,也給當年中國已經很熱的兒童學藝的熱潮降了溫。

  對藝術而言,獨特的理解和表達至關重要。我很喜歡個性化表達,當年我報考北京廣播學院導演系,考試的時候,有一個題目是考表演。許多同學在一起,題目是“在公共汽車站發生的故事”,大家爭著搶角色,有的說演售票員,有的演司機,有的演警察,有的演小偷,我生性靦腆木訥,做事情不主動,結果猶豫之中沒搶上角色。正在著急的時候,考官說表演開始了,我只好跟著演。結果干著急怎么也搶不上臺詞,來考試的同學們都非常優秀,表演得非常好。就在我努力找到了一個空隙準備說臺詞的時候,考官宣布:“表演結束,大家闡述一下自己的表演。”

  我傻了,這怎么辦?

  同學們一個個在說,說自己怎么理解自己的角色,怎么表演的。

  最后,一位考官忽然看著我說:“你怎么沒表演啊?”

  我急中生智,說:“我表演了——”

  考官奇怪:“你沒說話啊,你演什么啊?”

  我說:“我,我演了一個看熱鬧的啊!”

  考官笑了:“這孩子思維跟別人不一樣啊!”

  后來我考上了北廣導演系,據說表演這門課我的分數還很高。

  六年多來參加《星光大道》的選手們,大多數沒有在專業音樂院校學習過,很多屬于無師自通,自學成才。因為沒有在專業音樂學院學習,音樂素養或許有些缺乏,但是他們卻具備專業音樂人普遍缺少的東西——個性化,這種現象目前引起了很多音樂界人士的關注。新中國成立后,中國陸續成立了很多專業的音樂院校,培養了大批音樂人才。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中國的文藝發展遇到了新的情況,電視的出現讓全國人民不到劇場在家里就能看到歌唱家歌手的表演??吹拇螖翟絹碓蕉?,人們的審美也有了更高的要求,太多程式化模式化的歌手難以打動電視觀眾。這時候,個性與新意就越來越重要了。

  20多年前張明敏的《我的中國心》風靡全國,費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激情四射,讓全國人民熱血沸騰,然而如今任何一位歌星的出現都很難達到張明敏、費翔那時的轟動效果,因為20多年來電視讓觀眾看了成百上千的歌星,包括港臺以及國外的,觀眾審美越來越多樣化,傳播環境也改變了,老百姓能通過各種渠道看到他們喜歡的藝術表演。比如旭日陽剛,盡管也上了春晚,但是也沒有轟動到男女老少婦孺皆知的局面,這其實在提醒我們,做歌手,成功越來越難,創新的壓力越來越大。

  《星光大道》第一屆阿寶的出現,讓觀眾眼前一亮,他的聲音高亢有個性,本人也很有故事。后來又有了更具藝術個性的李玉剛,這種反串表演是很難在專業音樂學院見到的,更別說達到了很高的藝術水準。鳳凰傳奇的出現更是給流行歌壇注入了新鮮活力,這種男女對唱的風格是在專業音樂學院見不到的。而盲人歌手楊光的出現,則把個性化推到了極致,既會演唱,又會模仿,這種藝術呈現方式完全超出了專業音樂學院的培養范疇。

  有人說,《星光大道》的明星選手,是對當代中國專業音樂學院教學的挑戰,它讓很多懷揣音樂夢想的年輕人不再把考取專業音樂院校當作主要路徑,其實我覺得說“挑戰”有些嚴重了,用“補充”可能更準確一些,畢竟《星光大道》只是為了豐富老百姓的文化生活,還不具備培養音樂人的職能。

  時代在發展,電視的出現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如果某些傳統文化領域還在按部就班地按照原有經驗在發展,將來遇到的困難就會越來越大,這個時候,與時俱進就不再是一句口號,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課題了。(畢福劍:中央電視臺《星光大道》主持人)

相關閱讀:
共有條評論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焦點圖片

湖北快3开奖结果实时查询 好运彩天中图库总汇 快赢481任二遗漏 西甲历年积分榜 棋牌游戏交易平台 四肖专家四肖中特 怎样建网站赚钱 股票开收盘时间 云南麻将图解 中超联赛2019赛程表 麻将来了腾讯官网下载